媒體聚焦
當前位置:首頁金院新聞媒體聚焦

【中國青年報】吳國平:我的1095天援青歲月——讓海西孩子享受和浙江孩子同樣的教育

[返回列表]
發布人:黨委宣傳部  來源:宣傳部  時間:2019-11-02 點擊量:1359
 

“遼闊、荒涼、人煙稀少”,這是吳國平對青海的最初印象。2016年7月27日到2019年7月30日,吳國平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度過了3年1095天的援青歲月,“我永遠忘不了海西州孩子們烏黑發亮的眼睛,和臉蛋上的高原紅。”

 

吳國平被選派為浙江省第三批援青干部人才,也是首批長期援青教師,同其他30位援青干部人才一起,從祖國的東南來到西北,跨越3000公里,奔赴青海。他用3年時間回答了,來青為什么?在青干什么?離青有什么?

 

 “睡不著覺,正好有大把時間工作”

 

夏天的青海,裸露的皮膚在炎炎烈日下,被“烤”得發燙;冬天的青海,刺骨的寒風鉆入骨頭;一年四季的青海,氣候干燥、嘴唇干裂,這是出生在江南水鄉的吳國平,從未體驗過的。

 

然而最難捱的不是極端氣候,而是高原反應。頭痛頭暈、呼吸困難,尤其晚上平躺到床上,根本無法呼吸,時常徹夜失眠。吳國平開玩笑說:“睡不著覺,正好能有大把時間工作”。他說,援青干部多多少少都有高原反應,長年累月失眠,輕則脫發、頭發變白;重則需要吸氧、服用安眠藥來“硬抗”。

 

顧不上身體的不適,吳國平立馬投入工作,開始調研,他知道自己肩上海西州教育局副局長的擔子很沉。

 

在調研途中,吳國平曾遇到過沙塵暴。他記得,整個天空瞬間變得灰沉沉,黃沙漫天,風呼嘯著,砂石卷著黃土飛揚,砸在車上,發出鐺鐺的聲響。“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沙塵暴,當時真的很害怕。”司機師傅把車停在路邊,打開雙閃,“能見度不足10米,不能再走了。”等待沙塵暴平息的半個多小時,對吳國平來說格外漫長。

 

他的腳步并沒有因此停滯,半年時間,他踏遍了德令哈、格爾木、茫崖3個縣級市,都蘭縣、烏蘭縣、天峻縣3個縣和大柴旦行委。青海幅員遼闊,每到一處,都至少得走半天。吳國平回憶道,茫崖市距離德令哈將近800公里,走之前要做好充足的準備,“加滿油、備足干糧,路上只有一個加油站,商店也很少。”

 

在調研過程中,吳國平印象最深的是他到冷湖地區調研,當地青年干部對他說:“你別說是人才了,能有人來就不錯了。”吳國平當時就想,他們能在青海堅守一輩子,援青的短短幾年又算得上什么,“既然選擇來,就要好好干”。

 

主動請纓延長任期

 

經過實地調研,吳國平基本“摸清”了海西教育的“軟肋”。他發現,自2010年起實施的對口援青以來,對青海教育的援建都是“硬件”建設:修建學校、教室、食堂等基礎設置。但是海西教育現存更為嚴重的問題是“軟件”不足:師資力量薄弱、優質教育資源匱乏、好學生沒有好平臺。所以,吳國平的工作目標很明確,就是引入浙江省的優質教育資源,“讓海西孩子享受和浙江孩子同樣的教育”。

 

吳國平想盡一切辦法,和3位浙江省來的老師赴德令哈支教,創辦了海西第一個“杭州班”。“杭州班”的出現,海西人意識到了兩地教育的差距,更多的家長想讓自己的孩子進入“杭州班”。帶著海西孩子的希望,吳國平多次聯系兩地教育機構,數次往返于浙江、青海。在浙江省援青指揮部的牽線搭橋下,浙江師范大學附屬中學開辦了天峻縣民族班,海西州高級中學分別與寧波市鎮海中學、浙江師范大學附屬中學、溫州中學建立校際對口援助關系……如今,海西州的所有普通中小學都和浙江的學校建立了“一對一”結對關系,共新簽訂教育對口支援協議24個。

 

吳國平不滿足于此,他的目標是幫助每一位海西孩子,實現教育平等。幾經思索,吳國平想到借助互聯網技術,對接兩省的教育資源。就在此時,1年半的援青任期到了,吳國平主動請纓延長任期,“留下來不容易,可是回去我更不甘心,工作的‘藍圖’才剛剛鋪開,我的目標還未實現。”

 

再次回到海西,吳國平繼續描繪海西教育的“藍圖”。宏偉“藍圖”的背后,是吳國平辦公室里,堆積著的一桶桶方便面。吳國平是土生土長的南方人,高原的“夾生飯”、西北的面食,他吃不慣。加班的夜晚,他只能吃泡面充饑。

 

在兩地教育部門的支持下,借助愛心人士的力量,投入百萬元建成4所智慧教室。吳國平為相距3000公里的德令哈市與杭州下城區、拱墅區、濱江區兩地師生搭起一架互通的橋梁,搭建了“空中課堂”和“空中科研”,在浙江省教育廳的大力支持下,向海西州所有中小學教師開放之江匯教育廣場,共享1200門網絡課程、30000個微課資源。

 

好教師、好課程“引進來”,好學生也要“走出去”,在吳國平的推動下,根據兩地協議,浙江省援青指揮部聯系溝通,浙江省教育廳積極作為,浙江省屬高校擴大在海西州的定向本科招生計劃。浙江師范大學、溫州醫科大學、浙江農林大學等10所浙江高校,紛紛向海西州拋來了定向招生的“橄欖枝”。3年來定向招生指標逐步擴增,2017年25個,2018年37個,再到2019年的45個,先后滿足了100多名海西學子到浙江省求學的愿望。

 

“當醫生一直是他的心愿,要是沒有定向招生的指標,他恐怕只能報考青海的醫學院了。”海西州高級中學教師張佩海的女兒被溫州醫科大學2018年定向招生計劃錄取。當年,他女兒的高考分數為403分,而溫州醫科大學在當地的最低錄取分數線為460分。

 “全家都在援青”

 

吳國平還有一個身份,是青海柴達木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。2014年1月,這所院校才成立,在吳國平眼中“百廢待興”。

 

首先要解決學校專業結構不平衡的問題。吳國平借助自身優勢,提議創辦經濟管理系,教師、學生、專業在他手中經歷從無到有。為吸引良好的教師資源,吳國平準備了大量的材料,一趟一趟跑到浙江省教育廳請求支持。不到1年時間,招聘20多名教師,開設會計、電子商務、旅游管理、計算機專業,2017年正式招收50多名學生。

 

為了進一步提升柴達木職業技術學院的師資力量,吳國平先后邀請了浙江省20名骨干教師對口支援,并聯系9所浙江職業院校與柴達木職業技術學院簽訂了對口幫扶協議。

柴達木職業技術學院的科研成果幾近空白,這讓吳國平感到震驚,他竭盡所能地幫助教師搞科研。在他的幫助下,學院的科研項目取得零的突破,五項廳級課題立項,教師發表學術論文近40篇。

 

對于吳國平3年的工作,柴達木職業技術學院李洪德院長評價道:“通過他的牽線搭橋、親力親為,為我校的創新發展和軟實力建設鑄牢了根基,3年來有了跨越式的發展。”

“不能讓孩子因為貧困上不起學。”這是吳國平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。他剛到海西的第一年,就資助了13位貧困生。有一次在校園里寄快遞,快遞員不愿意收他的錢,“吳院長,您不記得我了?2016年我剛上大一,您當時資助過我。”

 

這名學生叫孔祥軍,吳國平資助他的1000元,成為他創業的啟動資金,他在校園里創辦了小王子快遞店。孔祥軍來自甘肅省的農村,“如果沒有這1000元,可能就沒有小王子快遞店。”大學4年,他的學費、生活費都來源于此,目前已有10多名貧困生在小王子快遞店勤工儉學。

 

除了日常學習,吳國平還想方設法豐富孩子們的課外生活。他組織了34位師生藝術團到浙江金融職業學院演出,“那場晚會反響熱烈,青海的少數民族文化和江南茶藝碰撞,十分精彩。”更加出乎吳國平意料的是,這次遠行給孩子們的沖擊如此之大。一位藏族學生拉著他的手說,“謝謝吳院長,同學們都很羨慕我,我長這么大,從來沒有坐過飛機、坐過高鐵、坐過地鐵。”

 

不能陪伴妻子和兒子,吳國平是愧疚的,但能陪伴海西州的孩子們,他又是無愧的。海西州的孩子們常說,“吳國平全家都在援青”。吳國平的妻子也是一位教師,“我的愛人很支持我,偶爾也會到海西講座”。

 

在父母的影響下,2017年7月,吳國平的兒子來看他時,也給海西州高級中學的學生做了演講,講了自己在美國的求學之路。第一次來高原,頭暈嘔吐、流鼻血,他虛弱地與吳國平說,“爸爸,援青干部真是太不容易了!”

 

黝黑的面頰,淡淡的青海鄉音,手機通訊錄里數百個海西學生、老師、同事的聯系方式,是他援青歲月的印記。讓海西孩子享受和浙江孩子同樣的教育,是他援青的初心。

 

2019年7月30日,吳國平從德令哈回到杭州,當晚,他發了一條“第三、四批援青干部交接大會”的朋友圈。像這樣的援青訊息,他的朋友圈里有數千條,最早的一條是2016年8月2日。

 

https://shareapp.cyol.com/cmsfile/News/201908/13/share256057.html?t=1565678292

 

校址:浙江杭州下沙高教園東區學源街118號   聯系我們|舊版回顧
版權所有©浙江金融職業學院   浙ICP備11036364號
15选5中奖规则